重生官场:前世老婆被我拒绝了!-正文 第八十八章 你想要,我可以给你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断茄明月 书名:重生官场:前世老婆被我拒绝了!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大帝书阁)www.ddsk.org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“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马上跟张珊道歉,然后该干嘛干嘛。第二是我把你打到道歉为止!”

    孟远他平静的盯着黎亚钟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黎经理没想到,眼前这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竟然这么强势!

    即便是当初的周康,也没有这么霸道啊!

    “你是谁,凭什么你说道歉就道歉?”黎亚钟嘴上说着不服气的话,实际上心里已经开始打鼓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巴掌上去,黎亚钟鼻血横流。

    “你,你凭什么打人?”

    黎亚钟没想到孟远真敢动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说车轱辘话,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。”孟远目光森寒。

    “孟远,算了吧!”张珊也担心事情闹大,她会失去这份工作,更加连累了孟远,毕竟黎亚钟背后有人的事儿,全单位都知道。

    冰冷的语气,让黎亚钟心底生寒,他突然想起来,前不久在民丰路收拾了黑老二的热心民众,也叫是个叫孟远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饶是心中有些不甘,黎亚钟也不敢跟孟远这种人硬刚。

    “小张,对不起,刚才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冒犯你。我保证以后不会了!”黎亚钟说着还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宾馆的业务培训还是很到位的,黎亚钟的这波道歉,显得很有诚意。

    张珊本来也不愿意深究,连忙说道:“黎经理,你不用这样,过去的事儿就算了。我朋友来找我,我跟你请半天假。”

    “啊?好好,你去吧,放心,我叫人跟你换班。”

    黎亚钟现在巴不得孟远这尊瘟神赶快离开,所以听说张珊要请假就马上答应了。

    看到孟远再一次帮了自己,张珊冰冷的心渐渐开始融化。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先走吧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孟远点了点头,这里毕竟是张珊的单位,黎亚钟是她的上司,孟远虽然看不惯,但也会尊重张珊的选择。

    看着孟远离去的背影,黎亚钟如蒙大赦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他是不是打人上瘾啊!”

    孟远和张珊一前一后来到街上,张珊道:“前面拐角有个蛋糕店,咱们进去坐会儿?”

    “行。刚才就这么放过那个黎经理,他不会事后找麻烦吧?”孟远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,你这么厉害,肯定能把他吓住的。”张珊深深的看了一眼孟远。

    孟远有些无语,他又不能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。

    “之前,你在电话里说,拿到了那个优盘?”

    “对,郑哥没跟我说太多,是我突然想起来一些事情。这个优盘,我不打算交给巡查署,周家的势力很大,我前脚刚交出去,后脚他们就会派人消灭罪证,到时候我也自身难保。”

    孟远一愣,“那你告诉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要,我可以给你。”张珊的声音柔柔的,眼中似乎能滴出水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,周康就不会发现么?”

    “我掉包的,短时间问题不大。这个给你,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,请你一定帮我把这个公布出去,也算是帮我报仇了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张珊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决绝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孟远警觉的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没有那么多正义感,只是我张珊,也不是白给的!”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,我知道你有委屈,可你还年轻,日后的路还长着。要不这样,你换个地方生活,读书也好,工作也行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!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帮我?”张珊的眼中闪过一抹晶莹。

    “嗯,你就不用管了,这种人,早晚的事儿!”孟远的语气有些复杂,但张珊却理解成了另外一层意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家别墅。

    林氏集团的几个高官刚刚离开,林知州面色阴寒的坐在真皮沙发上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,林耀东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,他们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知州眯起眼睛,“这些人,平日里都吃的脑满肠肥,现在稍微有些风吹草动,就开始坐不住了。还想让我出来扛事儿!脑子被门夹了吧?”

    林知州冷笑了一声,他早就退隐江了,集团的事情都交给大儿子和职业经理人了,黑道生意几年前就分的分,不能分的也早都洗白了,现在跳出来承认那些捕风捉影的事儿,可能么?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邵建死都死了,还要摆我一道。”林知州眯起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爸,我听说,邵建死的时候,周公子也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是去毁灭证据的。只是没想到邵建把关键证据给吞到肚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在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,要不您去找找柴市长?”林耀东听了那些股东的话,其实心里也慌得一批。

    “找他也没用,你觉得他会为了咱们顶住舆论压力?冒着被撤职的风险搞这些?”

    “那他之前不是收了好处?要是真出事,他也一样跑不了!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是不敢动!大概是想逼着我出手,直接联系省里,这样一来他的压力就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家伙,还挺会的!幸亏邵建吞下去的不是完整资料,也不知道他手里究竟有多黑料!”

    “不管有多少,咱们都要以不变应万变。你最近盯着周家小子,他要是有什么异动,咱们就启动第二套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对了,邵建的妻子,最近打算离开迎春市。”林耀东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用她儿子威胁,都没问出什么,那个女人大概率的是真的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儿。让她走吧。”

    林知州对邵建的妻子霍美凤放松警惕,原因就在于他的儿子当初被抓,邵建的妻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但依然是什么都不知道,邵建为了保护儿子,更是选择了自杀这种极端的解决方式。

    其实,这里面还是有一段隐秘。当初霍美凤生大女儿的时候,大出血,后面虽然救活了,但丧失了生育功能。邵建这种人,当然不甘心绝后,不到三年就在外面找了个女学生,生了个儿子。

    霍美凤自知这一天是早晚的事儿,为了女儿能有个完整的家,她陪着笑脸给了女学生一笔钱,然后把儿子带回了家。

    可偏偏,林知州不知道邵建的儿子,根本就不是霍美凤亲生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