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唐华彩-正文卷 第235章 背郭

类别:历史军事 作者:怪诞的表哥 书名:满唐华彩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大帝书阁)www.ddsk.org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傍晚,宋勉离开了首阳书院,回到他在偃师城内的宅邸。

    还未来得及坐下,却听得县丞高崇来访,让他有些讶然,转念一想,脸上还浮起一丝讥嘲。

    陆浑山庄的田亩税赋之事,自然离不开县署,另外,因为高崇那位义弟高尚,宋家确有在漕运走私之事上分润一份利益。

    但若论个人交情,宋勉自诩温润文雅,看不上高崇这种不知收敛的人。

    “高县丞,稀客。

    “我听闻宋先生捐了三千贯,补税额的缺口。”

    宋勉谦虚一笑,道:“这笔钱对陆浑山庄亦是大数目,捐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高崇单刀直入,问道:“为了请县令帮你兄弟促成与张家小娘子的婚事?”

    宋勉笑容凝固,不太高兴,道:“我只是个教书匠,高县丞莫非有公事找我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利令智昏了,为了攀附张家,被人欺瞒利用,毫无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高县丞,说话还是注意些分寸为好。”

    记住网址

    高崇颇看不上宋勉故作清高的样子,皱眉道:“依我看,张三娘之事是个局,薛白要借此掌权,唯你们兄弟像只咬钩的鱼。”

    宋勉与高崇不过是利益往来,倒不至于因为几句话耽误了宋家借联姻提高门第的大事,闻言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高崇则心知宋勉不傻,而是贪心,要让其相信,首先得要打破其攀亲公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此事太过凑巧、可疑。我问过,没有任何人起意去掠卖张三娘,那为何她会从伊河到偃师县?只有一个可能——主动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

    “我不必骗你,你自己想,骊山刺驾案才过去三个月,何必做这等事?可见这是一个局,张三娘就是为了帮薛白,为他做到以身涉险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怎可能?

    “死心吧,不论如何,你兄弟攀不了高枝。”高崇当头棒喝,脸色冷峻,不容置疑的口吻又道:“别再给我捣乱,你此时捐税,只会让薛白收买人心。”

    宋勉道:“你说的这些,连吕县令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不信,是软弱。他一心只想着平息事端,不惜推出郭万金去顶锅,却不想想,今日是郭万金,明日便轮到他了!”

    “县丞待如何?

    “郭万金很快会亲自来向张三娘解释,我也会彻查此事,揭破薛白阴谋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高崇这才点点头,离开。

    带着些蠢人做事他也累,吕令皓软弱、宋勉短视,想来只有郭万金在此事被薛白逼到绝望,愿意冒风险动手。

    宋勉送走了高崇,站在那思忖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的两个妹妹回来,一边走,一边拿着一块帕子在讨论上面的花样,嘀嘀咕咕地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见过阿兄。

    “你们今日见到张家小娘子了?”

    “是,不愧是长安来的公卿仕女,真是见多识广,吃穿用度眼界极高呢。

    宋勉问道:“如何个高法?”

    “阿兄看这一块帕子便知晓了,真丝大锦,花色层次丰富,纬线用的是纯金线,绣的还是宫中殿宇,这帕子可是贡品,是贵妃赏赐给张家小娘子的。

    宋勉沉吟着,问道:“你们觉得,这位张家小娘子是否有可能……..痴心丁薛白?

    “噗呲。”

    反而是她的两个妹妹姿态有些不对起来,扭捏了一会,笑道:“瞧阿兄说的,张家小娘子那模样,一看就是还情窦未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

    宋勉原本被高崇劝说得已理智下来,此时那攀附高门的心思再次活泛。

    待到宋励回来,兄弟二人商议了此事。

    “可不能信这些鬼话。”

    宋励想到张三娘身份高贵、长得又娇俏可人,脑子一热,根本就不信高崇的说辞。

    “阿兄,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高崇故意绑来张家小娘子,想让他的人英雄救美,甚至生米煮成熟饭。结果事情败露了,他反倒把罪责推到薛白头上…..

    次日,两个伙计正带着伊波沿着洛河西向,到了洛阳城道德坊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停在杜宅门前,伊波下了马车,转头四下一看,只见街坊上行人如织,暂时还未发现她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她虽未发现,街角却有一个乞儿正躲在暗处偷偷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盯着,我去找阿仪哥。

    这乞儿把破碗里的两枚钱币揣了,脏兮兮的脚板拍着冰冷刺骨的雪地,跑出道德坊,窜过洛阳繁华的街巷,拐进了一条黑暗的巷子。

    巷底的破屋前有一辆破板车,上面堆着粪桶,臭气熏天。

    “嘿,刘大已经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乞儿进了屋子,只听刘大正在与王仪说话。

    “错不了,府署、县署,好多人在聊哩,薛县尉把一个掠卖良人的地方给端了,事情闹得大了,个个都不懂怎么收尾…….狗娃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乞儿狗娃道:“阿兄,我到杜家门外,见到伊波姐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递过他用乞讨来的钱买的胡饼,他一个,王仪一个。

    “呜!

    王仪还未答话,被绑在那、堵着嘴的杜五郎已呻吟起来,王仪遂拿掉他嘴里的布条。

    “呼,堵得我嘴都酸了。”杜五郎长出一口气,问道:“带吃的怎不给我也带一份?”

    狗娃笑嘻嘻道:“怪我?怪没人给我施舍吧。正好把你饿得没力气了,你跑不了。

    杜五郎的肚子“咕”的叫了一声,道:“你们也太穷了,问我阿爷要点钱来买吃的也好。”

    实在是没忍住说了这两句没用的,他方才说起正事。

    “王仪,你也看到了,我没骗你,薛白是个能信得过的。你得信他,我们把证据交给他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是交给你阿爷?从四品高官。”

    “我阿爷……他办不了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王仪亲眼见过王彦暹遭遇背叛,十分谨慎,今日却终于点了点头,道:“好,我信薛县尉。”

    他眼神里却浮起了忧色,道:“但我现在也很担心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

    “他太急了,刚到偃师,立足未稳就出手,那些人心狠手辣,根本不按规矩来,万一直接动手杀了他。

    杜五郎见王仪是个有主意的,直接就问道:“怎么办?

    王仪连胡饼也顾不得吃,握着它起身,以跛了的腿踱步,沉吟道:“一则,得去提醒薛县尉小心防备;二则,得尽快想办法把证据递给韦府尹,请他从洛阳调动兵马。

    “调动兵马,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偃师漕帮的李三儿看着笑模样,实则是个亡命之徒,若无兵马镇压不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韦府尹可信吗?

    王仪点点头,道:“我在洛阳观察了两个月,可确定韦府尹与那些人不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证据给我,我让阿爷去请韦府尹。你可不能去偃师,那些人等着捉你,还得我去。

    “证据不在我手上。”王仪道,“但我也是证据之一,我去见杜使君……伊波就在杜宅,可见他会见我。

    “好。

    杜五郎看起来迷迷糊糊,真到关键时刻却也爽快,道:“我阿爷肯定会见你,你快放了我,我马上去提醒薛白。”

    狗娃问道:“阿兄,能信他吗?”

    “信他。”王仪道,“解开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他亦干脆,将手里的胡饼往杜五郎手上一递,道:“让船夫篙伯送你去…….你就不担心我搬不来救兵害你死在偃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信你啊。”杜五郎胡乱把身上的绳索抛开,揉了揉发麻的手腕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正要出门,却又被那掏粪的刘大给拉住,推进粪桶里。

    “老汉送你到船上。

    粪车推到洛水边已是傍晚。

    杜五郎跃上小船,抬眼看去,只见星光照着洛河,波光粼粼,这是长安没有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开船喽。

    篙伯虽不敢大声,但还不忘这般念叨了一句。

    偃师县,从暗宅里带出来的女子们都被暂时安置在了三官庙的空宅里。

    薛白去找她们问了话。

    若其中有官宦之女,便可坐实那些人掠卖良人的罪责,事情会好办很多。若没有,无非是继续查下去,只是会难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“红霞。”

    “没姓吗?

    “是陆浑山庄的奴婢,家生子,从小就叫红霞。

    “如何沦落至此?

    “八郎……宋励要了我的身子,将我卖了…….

    薛白想到了清丈田亩时看到的那些逃户,得了大户人家的庇护,看似过得好了,却也成了物件。

    “你可有什么手艺?”

    “奴婢会织布,会绣花……算吗?

    “算。”薛白看了一下记录,这些被救出来的奴隶许多都是会织布的,“到时可办个织坊,你们重新过日子。

    红霞没想过还能过日子,抬头瞥向县尉,对他说的话有些期盼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眼下是办不成的,偃师还不是薛白说的算。

    “阿兄。

    薛崭匆匆赶来,附耳在薛白耳边,小声道:“姐夫来了,在驿馆。”

    到了驿馆,杜始带着薛白走过长廊。

    “五郎也是刚到,我让他先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如何进城的?”

    “他倒也机灵,弄得又脏又臭,扮成难民到了城门外,遇到了一个伙计办完事入城,带上了他。

    “王仪来了吗?”薛白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,五郎是独自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进了长廊尽头的一间小庑房,只见杜五郎正捧着个碗在吃汤面,饿死鬼投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来提醒你,你现在很危险,王仪说李三儿随时可能动手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薛白让杜五郎先把汤面吞了,再听他说了与王仪在洛阳的情形,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有证据就好。

    杜五郎道:“有证据也要先说动韦府尹,再让他派人来保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薛白早有计较,道:“证据是用来在事后对朝廷交代的,还能指望朝廷看到证据来办不成?

    “什么事后?”

    “除掉他们之后。

    杜五郎惊讶地张了张嘴,问道:“你是说……先动手除掉他们?可你不是官吗?到地方上才多久倒成贼寇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地方上你死我活,只有当贼寇才能对付得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薛白知道,眼下彼此都有动手的心思,只是都有顾忌担心不能收场。

    心,再分化对手。再加上王仪的证据,事后已能够向朝廷交代,动手的准备就完成大半了。

    他先捣掉暗宅,既是借势示威,也是趁机安排人手进入偃师,还可拉拢一部分人现在的问题在于,实力还不够强。

    杜始虽预料到薛白的心思,却还是有些担心,低声道:“可漕帮有上千人,一旦动手,我们的人手完全不够。”

    薛白道:“先以掠卖良人之罪除郭万金,此事吕令皓已答应。之后,扶持吕令皓、宋勉,以郭家留下的巨利离间他们与高崇,待时机成熟,除掉李三儿,则漕帮群龙无首,可各个击破,最后让河南府派人来镇压。

    杜始道:“与其一开始就寄望于韦济带兵来镇压,不如我们先除掉李三儿,到时韦济只能来收拾局面?

    “不错。

    “但有一点,不能让郭元良与他身边人见到张三娘,我们来得及准备吗?”

    “时间得把握好,若早了,河南府官兵没到,我们实力不济,收不了场,可能被高崇杀了;若迟了,郭家父子能揭破我们设的局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步的关键在于吕令皓、宋勉的态度,若他们支持,就是你们一起推出郭家顶罪;若他们不支持,会联合高崇把罪责嫁祸在你身上。

    “郭家一进城,必然会有幺蛾子,别慌……”

    杜五郎本是来提醒薛白小心,没想到只听得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,让人根本听不懂。

    他懵了一会儿,干脆捧起面碗继续吃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他在洛阳时很担心薛白的安危,可一旦到了薛白身边,置身危险之地,他反而放松下来。心说随它去吧,出了乱子有聪明人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郭万金、郭元良父子也赶到偃师县了,第一件事就是求见张家小娘子,希望向她请罪,却遭到了拒绝。

    之后,他们去见了高崇,态度很快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局。”高崇十分坚定,老生长谈,“张三娘与薛白是一伙的,故意害你“县丞认为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高崇对郭家父子说话更没顾忌,道:“简单,或收买,或除掉。”

    “除掉张家小娘子?怎么敢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醒悟?!”高崇叱道:“人家已经把罪责扣到你们头上,这是你死我活之事。若你们求不得张家的谅解,还不如现在除掉,死无对证。”

    郭元良有些吓到了,脸色煞白;郭万金则是捻须思索,问道:“能解释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方才说了,张三娘必与薛白有私情。”高崇道:“除了她,伪装成情杀,再除薛白。此事我还在安排。在我安排好之前,你们自去摆平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不杀官,最好还是平息下来好,毕竟是多事之秋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去给吕令皓、宋勉等人送些礼,别让他们真以为人是你们绑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长谈之后,郭家父子才意识事情比想象中严重,心中惶恐。

    他们听了高崇的建议,郭万金很快便带着礼物去拜会了吕令皓。

    郭元良则到了宋家拜会。

    他知道宋励为了攀附张三娘,帮着薛白诬陷他郭家,心中怨恨,脸上却带着亲近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都是多年的朋友了,八郎还能不知道我吗?岂能真敢动公卿的女儿?

    “我就是知道你郭二郎。”宋励道,“才会认为真是你的人差点害了三娘。”

    听他语气,仿佛张家小娘子已是他妻子一般。

    郭元良心中鄙夷,笑道:“八郎啊,我听人说,张家几个女儿,嗜赌如命,性情泼辣。你家中似乎有意为你向张家提亲?”

    他也很清楚,要让宋家兄弟清醒过来,先得打破他们的幻想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好言提醒,宋励竟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郭二郎说这话不心虚吗?那般娇俏可人的一个女子,你说泼辣?”

    “娇俏可人?

    “我亲眼见过,如何不知?”

    郭元良不信,苦笑道:“看来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年老友,你便这般想坏我姻缘?她漂亮温婉可不是我一人说的,我四妹还为她画了画像。

    “哦?可否容我一观?只看一眼即可。”

    看不看画像,郭元良早晚也得去赔罪,都能见到。但宋励见他如此上心,还是瞪了他一眼,心中防备起来…....

    那画像颇为写意,虽不能很具体看清张三娘的相貌,但确实勾勒出了她的气质。

    郭元良看了,隐隐觉得画中人有些面熟,可他分明从未见过张家小娘子。

    “到底在哪见过呢?

    他喃喃着,目光落在画中人那颗泪痣上…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