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唐华彩-正文卷 第136章 宴前

类别:历史军事 作者:怪诞的表哥 书名:满唐华彩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大帝书阁)www.ddsk.org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八月十五,中秋节。

    御宴将在天时之际于兴庆宫的勤政务本楼举行,宴后,圣人将与万民一同赏月。

    为了这场御宴,诸多重臣今日都不再视事。

    位于大明宫西夹城内的翰林院愈发清静,李泌却还早早抵达了公房,端坐着,考虑今夜御宴上的应制诗词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。”

    忽有轻唤声在公房外响起。

    李泌睁开眼,已猜测到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他如今供奉东宫,唯东宫之人称他为“先生”。

    果然,门被推开,李静忠鬼鬼祟祟地进来,蹑手蹑脚走到李泌身前,直接跪倒,哭道:“求先生救命。”

    李泌叹息了一声,问道:“昨日那桩命案竟真与殿下有关?何不早与我说?”

    “裴冕、杜鸿渐都折了,老奴没了消息,还是今晨才得知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此案与东宫有关,我本不信。”李泌道:“裴冕既已脱身了,何必再派回纥商人去接应?”

    李静忠面露苦色,心知瞒不过李泌的一双慧眼,只好俯在地上老实交代。

    “是老奴怕他多嘴,让骨屋骨看能否……灭口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李泌倏然起身,以一双饱含悲悯的眼看着李静忠,恨铁不成钢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与你说了几次,上善若水。你却接二连三,欲害死殿下?活埋薛白不成,为东宫引一大敌,至今遗害未消,却还想杀裴冕?需灭的不是他的口,而是伱心中的魔障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知错!老奴真知错了!”

    李静忠也不知反驳,跪在那,对着李泌磕头不已,道:“老奴真的知错了,此事皆是老奴一人所为,与殿下无关,到时索斗鸡攻讦殿下,若能以老奴一人抵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李泌叹息,“国本动摇,社稷招祸,你一人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错是李静忠犯下的不假,但绝对没有人会攻讦一个奴才。李林甫之目标只在东宫,或支持东宫的文武重臣。

    李静忠涕泪交加,道:“老奴死不足惜,只求先生救一救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请殿下向圣人自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泌道:“眼下还来得及,圣人犹在歇息,消息还未送到御前。殿下自罪,绝不至于使圣人动废储之念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认为眼下最好的办法,他幼时所言“方若行义,圆若用智,动若骋材,静若得意”亦如此。

    李静忠却是低着头,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殿下并不知此事,能否请先生为殿下美言几句?”

    李泌摇了摇头,道:“此事美言无用,反而会害了殿下。唯请殿下认错,稍担些罪责,方能大事化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静忠见李泌唯有这个办法,磕头便要告退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事。”李泌俯身扶起他,低声道:“李公当提醒殿下,广平王为长子,殿下与张良娣当节制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他本不想说,但近来东宫多事,作为属官,他不得不提醒。

    此前听说广平王被禁足,他就很担心太子对广平王有所动摇,转而倚仗张良娣的家世。张良娣出身高贵,但若生下儿子,长远来看对东宫必是坏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静忠是以送中秋礼的名义入宫的,好不容易才去了趟翰林院,没想到只得了这般一个主意,颇为失望。

    回到太子别院,他仔细说了李泌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向圣人自罪?”李亨皱眉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静忠道:“李先生并不愿为殿下说情,却忘了他这翰林待诏还是殿下拜托驸马为他谋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亨负手看向窗外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万不可听李先生这自罪之论啊。圣人本就对殿下有偏见,若殿下承认此事,即承认私下积蓄实力,如同于韦坚案时承认与韦坚交构。本是老奴来担即可的罪过,反成了殿下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若李静忠真能担下也就罢了,李亨却知道,此事舍掉一个李静忠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而如今朝中能为他说情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想着这些,他转到了张良娣的居所。

    为了今夜的御宴,张汀一大清早就开始梳妆打扮。

    “都下去。”

    李亨执起梳子,亲自为她梳头。

    “殿下遇到难处了?”

    “出了些小事。”李亨其实不会梳头,放下梳子,道:“李静忠安排了一队回纥人去杀裴冕,结果全都死了,连信物都落在索斗鸡手上。”

    张汀讶然,问道:“谁杀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李亨叹道:“索斗鸡今夜必会以此攻讦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汀笑了笑,自梳着胸前的长发。

    李亨却已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汀娘,我一直都觉得,只让你为良娣太委屈你了,你该是我的正妻,我们该有属于我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杜宅。

    卢丰娘犹在苦口婆心地劝薛白。

    “你今夜又要去那御宴,若被圣人赐婚哪个公主如何是好?这可是清河崔氏的女儿,不知多少人想娶都娶不到的五姓女。崔公官任尚书左丞、礼部尚书,明年春闱极可能又是他主持。崔公在大理寺一见你,便对你十分欣赏,比我兄嫂眼光可好太多,我与他家可没有亲戚,实在是这桩姻缘太好,才肯应承下来带你去相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请伯母替我回绝了崔家美意,确是我配不上清河崔氏。”薛白回拒得很果断,又道:“我这便去御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早去?”

    “是,我随虢国夫人一道入兴庆宫,先去寻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御宴后再谈,毕竟是五姓女。”

    “不妥,虢国夫人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卢丰娘一愣,却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薛白出了杜宅,只觉这一幕与上元节时颇为相似。

    毕竟,圣人爱好宴饮,卢丰娘爱好说媒,习惯都没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虢国夫人府。

    杨玉瑶还未起,听闻薛白到了,吩咐婢女将他带到闺房。

    “宴后又得赏月,不知闹到几时,不如白日多睡会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只玉手伸出帷幕招了招,薛白上前,杨玉瑶将他拉到榻上。

    须臾,明珠却是抱着衣裳掩在身前,起身,低声道:“奴婢去准备热水。”

    她自在帷幕外窸窸窣窣穿好衣服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杨玉瑶笑了笑,知这婢女与薛白都是懂分寸的,彼此间从不眉来眼去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长安城又出了事,今日御宴恐又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了。”薛白道:“他们斗来斗去的,看着也烦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与你无关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近来安分守己,不掺和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杨玉瑶笑着侧过身,伸手捏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不过。”薛白道:“我与你说过我的身份,我近来查了此事,得到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“怀里。”

    杨玉瑶伸手去掏,不一会儿,掏出一张身契来,看了一会,不由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竟真是薛平昭?与我的辈份可一下矮了两辈呢。”杨玉瑶一只手指按在自己唇下,表情似觉很有趣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是,我查过,既无生母,又无家状,再看这名字,更可能是薛锈收养的孤儿……”

    薛白任她为自己解衣,他则坦诚相告,赤诚相见,将真相说了。

    末了,他将她柔腻的身躯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我早晚怕是要被坐定是逆贼之后,希望不会连累你。”

    “连累不了我,我说过,我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此前说这事,薛白只是打个招呼,如今却是证据都已出来了。杨玉瑶想了想,决定做些什么,防患于未然,将祸事的苗头直接掐掉。

    她不怕出手帮忙,只怕他一直瞒着她,或事到临头才引发,到时想帮也帮不了。这般一想,愈发喜欢他的坦诚。

    杨玉瑶道:“就在今夜的中秋宴上,我替你将此事解决了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能解决?”

    “简单,我们早些去,我与玉环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罩我?”

    杨玉瑶竟是听懂了这句话的双关之意,偏是目光看去,他还是一脸认真坦诚。

    她不由动了情。

    “嗯,姐姐罩你……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太阳一点点西偏。

    兴庆宫内,宫人们还在忙碌地筹备着晚上的御宴。

    各个臣子也在做着准备。

    道政坊,安禄山便在准备着他今夜要献上的中秋礼,手里正查看着一个鎏金翼鹿凤鸟纹银盒。

    银盒上的凤鸟乃是皇后的象征,这是他准备献给杨贵妃的。

    这鎏金的工艺极为复杂,是他亲自督工的,第一次的效果他很不满意,因此又进行了第二次的鎏金,可谓精益求精。

    花这份心思,因他有一个很了不得的想法……他要认杨贵妃为母亲。

    他知道杨贵妃也需要边境将领的支持,一定会乐于认下自己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“阿娘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对着银盒这般唤了一句,犹觉不够可笑诙谐,遂扭动着满是肥肉的身体,练习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娘,你就认了这个儿子吧,阿娘……”

    许久,李猪儿领着侍从过来,问道:“阿郎,马上要到申时了,是否更衣。”

    “更衣,我得早早到兴庆宫等着圣人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转头一看,见李猪儿准备的衣服上果然有翻领,不由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对,今夜得好好跳一支胡旋舞,正是该穿这套衣服。”

    李猪儿这才松了一口气,连忙上前,用头抵住安禄山的肚子,让人替他更衣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虢国夫人府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此等着。”

    明珠带着婢女们捧着杨玉瑶要换的衣服而来,独自走到门前,道:“瑶娘,到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里面却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明珠等了片刻,附耳到门边,听得里面还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可以了……姐姐认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比你大,叫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珠有些惊讶于薛白的大胆,听声音,他竟是在欺负瑶娘。

    她却也无可奈何,只能等在一旁,直到瑶娘真喊了薛白几声“哥哥”,又过了一会,方才唤她进去。

    杨玉瑶脸色犹带潮红,缓过气来,瞪了薛白一眼,嗔道:“偏要闹,赴御宴来不及了,看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薛白却只是笑笑,随意地拍了拍她的头以示安抚。

    明珠不敢多看,低着头,服侍他们收拾好,一行人才出了府邸,往兴庆宫而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杨玉瑶从来都素面朝天,否则便要来不及。

    一路进了兴庆宫,马车还未停下,远远地便见到了一个肥硕的身影在众人的簇拥下往勤政务本楼走去。

    “那是安禄山?”

    “嗯,自从他来,圣人也不打骨牌了,每日看他逗闷。”杨玉瑶柔声道:“我先去见玉环,你自在这等着可好?莫乱走动。”

    薛白却还在看安禄山,漫不经心道:“昨日长安那案子,据说是边军劲卒做的,劈死了九人,全是以陌刀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“我老师是长安县尉。”

    杨玉瑶目光落处,只见薛白还在看安禄山,不由吃了一惊,轻声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是他,但不知长安城谁还能调动好几个边军劲卒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诙谐可笑一个蠢胖子,竟是这般阴险凶恶?”

    “人不可貌相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杨玉瑶凑上前,又亲了薛白一下,方有些不舍地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薛白看着她的背影,想到上元夜时也是她出面帮了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三姐就这般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三姐只是与他好一阵子。”杨玉环正拿着一匣金钱在看,这是她今夜要掷出去赏赐臣下的,嘴里取笑道:“不想,竟是越来越上心了。”

    杨玉瑶闻言一愣,低声道:“他那样的男儿,是与众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竟是没经细想就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杨玉环听了,手里的动手一停,末了,道:“答应三姐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看薛白是个人才,否则才不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对我好,否则怎会特意让我进京来享福。”

    “三姐可享福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姐妹二人说着话,杨玉瑶准备一会看时机就告退,却见有宫人捧着许许多多的漂亮器具进来。

    “贵妃,这是安禄山送的中秋礼,圣人口谕让奴婢们直接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胡儿有心了,你回圣人,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,太真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玉瑶目光落在一个五足镂空银熏炉上,心想,薛白请自己办事倒是非常卖力,自己请玉环出面却是一件礼物也没送。

    那胡人丑胖子这般送礼,倒显得她不知礼数了。

    “长安城近来出了桩大案,你可听说了?”

    杨玉环正摆弄着一个玛瑙杯在仔细端详,随口问道:“嗯?”

    “死了许多个回纥人,坐实了东宫包庇裴冕之罪,此事查出是范阳劲卒所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玛瑙杯被放回了托盘之上,杨玉环有些惊讶,亦稍有些害怕,接过帕子擦着手。

    杨玉瑶道:“想不出长安城还有谁敢犯这种大案……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敢问可是薛白薛榜首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薛白回过头,竟见到一名还算漂亮的婢女站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有贵人相邀,可否请薛郎移步一见?”

    “否。”

    那婢女一愣,只好凑上前一步,低声道:“我家主母有要事相商,请薛郎务必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此为兴庆宫,我在恭候御驾,岂有更重要之事?”

    “哎,你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那婢女却是有点没教养的,邀不到人当即变了脸,气恼地走开了。

    薛白懒得理她,继续站在那等着,他所在的位置并不显眼,乃是车马停放之处与花萼相辉楼之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竟是李月菟带着几个宫娥过来。

    “薛榜首有礼,可否移步与张良娣一见?”

    李月菟行了万福,似有些自嘲地笑了笑,又道:“否则,若我一直缠着你,你也会很麻烦的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汀此时就坐在一辆马车上。

    她已打扮得非常精致,发髻梳得整整理齐,脸上的脂粉抹得十分均匀。

    薛白一过来,她便指了指另一辆马车示意他上去,与他隔着车窗说话。

    二人彼此也算熟悉,算是牌友,但这种私下会晤若是被发现,双方都会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“裴冕死了,此事想必你已听说。”张汀开门见山,道:“索斗鸡今夜要对裴宽、王忠嗣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张汀的目光透过车窗,看向薛白,发现他的装束有些乱,像是仓促收掇的。

    目光再落到他的脖子上,她忽然有种直觉……他不久前有过一场非常激烈的情事。

    “你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能够瞒得住,你把柄也多得很。此前,彼此都有顾忌,不好下死手而已。真逼到绝路,鱼死网破,对谁都没好处。眼下,放任索斗鸡、胡儿重创东宫,对我们都没有好处。信我,东宫一旦失势,下一个被对付的就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汀语速很快,又道:“薛白,我知道你与殿下有怨,但你还非常年轻,我能比殿下许你一个更长远的将来,你若能信我,早晚会是大唐宰执。而我要你做的也很简单,今夜索斗鸡攻讦东宫时,让你们的人维护裴宽、王忠嗣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有很多话要说,权争嘛,联弱抗强乃常事。

    张家亦得圣眷,今夜她自会维护东宫,此时无非是多拉拢一方,哪怕让薛白及其背后势力不添乱也好。

    薛白却显得非常冷峻,不等她说完已抬手打断,道:“知道吗?上元夜,李静忠也与我说过同一番话,他说他死不足惜,奇怪的是,李亨到现在还在重用他。”

    张汀当即眼睛一亮,道:“这正是我要说的,我可以杀了李静忠。很多恶事,殿下其实不知,皆是这宦官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重要的是,若是连一个宦官都控制不好,如何君临天下?”

    张汀不由瞪大了眼,惊讶他敢如此出言不逊,愣了愣之后又劝道:“那是因殿下无人可用,你我可联手除掉李静忠,则……”

    薛白道:“上元夜他没劝动我,中秋夜你就能劝动我吗?东宫与其这般次次求人,何不想想如何改正自己?”

    求月票,求月票~~感谢大家的追订,我也是为你们的追订拼了命了~~求月票~~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