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唐华彩-正文卷 第109章 派系

类别:历史军事 作者:怪诞的表哥 书名:满唐华彩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大帝书阁)www.ddsk.org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入了四月以来,桃花渐落。

    清晨,颜宅依旧安宁。

    颜嫣早早就醒来了,拉着永儿的手到大堂上,她听说阿兄已经又出狱了,还会把这几日写的故事都带过来。

    不想,今日颜真卿已坐在那了。

    “阿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画。”颜真卿抬手指了指桌案上一封卷轴。

    颜嫣上前接了,展开看了一眼,卷上画的是薛白。

    因为上次那幅《骨牌图》的人物其实是她画的,这次北衙也派人来核实了,让她再画了一幅画作为证明。

    还是颜真卿说女儿体弱,没将她牵连进去,只有宫中知道此事颜家小娘子也有掺和。当然,这种细节倒也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往后莫再胡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颜嫣应了,听得动静回头一看,果然见薛白走来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阿爷,冲薛白摆了个鬼脸,意思是“你又惹祸”。

    薛白只当没看到,走到堂上,向颜真卿行礼。

    “三娘,你拿文帖去看。为父有话与伱阿兄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,阿爷。”

    颜嫣大喜,接过薛白手里的几个卷轴便走,还哼了一声,不满他方才不搭理她。

    “前夜又与圣人彻夜打骨牌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学生昨日天明归家,已歇了一整日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封帖子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薛白过去拿起一看,见是杨銛下的帖,想设宴款待颜真卿。

    既然在宴上狂书“王莽恭谦未篡时”了,颜真卿在朝中的立场已有些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是学生连累了老师。”薛白道:“学生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你。”颜真卿叹道:“老夫心生促狭,落款了‘韩愈’之名,都是自找的。昨日,圣人已下诏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大事,薛白也已听说了,但还是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圣人任杨銛为银青光禄大夫、门下侍郎、盐铁使;任裴宽兼户部尚书、河北采访使、度支部;任章仇兼琼为吏部尚书……你做成了,今日杨銛一系势焰大盛啊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在其中仅是穿针引线而已,国舅有多大势焰也还说不上,无非是有人能牵制哥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不反对你们。只提醒一句,骤得高位,须有与之相符的才望品格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金玉良言,学生铭记在心,也会以此劝说国舅。”

    颜真卿点了点头,道:“这帖子,替老夫回绝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薛白问道:“老师可要升官了?”

    “竖子。”颜真卿没想到他有这般敏锐的直觉,摇了摇头,道:“还有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虽不知为何颜真卿的升迁还要等些时日,却不耽误薛白给他的朋党谋官。

    曲江,杨銛别宅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驶入宅院,杜有邻带春闱五子掀帘而出。

    裴宽也刚到,正由裴谞扶着走下车登,一见薛白,脸上浮起了笑意。

    彼此寒暄之后,几番叮嘱裴谞“如今长安城谁不知薛郎之名,你该多与他讨教。”

    杨銛亲自赶到前院来接,大笑着邀诸人进堂。

    如今想攀附他的人极多,然而真正能信得过的人,却正是这寥寥数人。

    诸人入府,薛白径直开口。

    “国舅,你我之间不必藏着掖着。河北榷盐首看解池,蒲州为关键,我想让元结任解县县尉、皇甫冉任虞乡县尉、杜甫任蒲州盐铁使书记事务。”

    杨銛其实是不懂这些俗务的,转头看向裴宽。

    裴宽捻须沉吟,点点头道:“可。”

    “吏部尚书章仇兼琼是我们的人。”杨銛道:“我与他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裴宽道:“你们到吏部铨选,考过之后,待官身便是。”

    元结、杜甫、皇甫冉三人对视一眼,没想到旁人多年守选尚不可得的官职,自己如此轻松便能得到,连忙称谢。

    杨銛抚须而笑,称赞了他们几句,认为这些俊才便是他往后拜相的班底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榷盐该怎么榷,他还是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大部分时候,都是裴谞与薛白在讨论,意思也简单,在河北各个产盐地设盐官,向盐户收购盐,再卖给商人。

    裴家对这些事非常了解,使杨銛顿增不少信心。

    许久,好不容易谈完了这些杂务事,又说起了下一步如何争权夺势。

    “要让哥奴罢相,须使圣人知晓我等治国远胜于哥奴,老夫料定哥奴必有侵吞税赋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裴宽的意思很简单,既然是看谁征收赋税能让圣人更满意,只靠老实收税是比不过李林甫的,当给李林甫使绊子才对。

    杨銛一听便明白过来,道:“查哥奴!御史台有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欲查哥奴,当查王鉷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裴宽便看向杜有邻,道:“老夫欲为你谋划,且先复官为户部员外郎,其后再求品阶,可否?”

    “多谢裴公。”

    裴宽朗笑,拍了拍杜有邻的肩,叹道:“可惜,你我未成为亲家,老夫年岁大了,管不了小女娃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也只是卢家牵线,让两家儿女相看,杜有邻本就觉得高攀,对此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杜五郎更是高兴,不住拿眼看薛白,似有话想说。

    裴宽轻描淡写拒了杜家,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薛白身上,语气愈发亲切。

    “听闻你阿爷外出躲债了?老夫可有能帮上忙之处?”

    薛白道:“不知去了何处,苦寻多日,总是不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使人帮忙寻觅吧,好让你们父子早些团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多谢裴公了。”

    杨銛一眼便看明了裴宽的心思,暗道自家妹妹的相好,却要当裴宽的孙女婿不成?

    薛白虽还未入仕,在诸人眼中的才望却已不俗。

    如今靠山亦有了,前程已清晰可见起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回程路上,拐入朱雀大街,薛白下车骑马,杜五郎非要去他家作客。

    两人并辔而行,随口聊着天,颇为轻松。

    “今日裴公说到姻缘,我想起一件事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舅家阿妹,可是死活想要嫁给你,在家中闹得厉害,砸了许多物件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会砸东西?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杜五郎道:“我亦想将阿妹嫁你……你呢?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极是小声,像是被他自己吞了一般。

    且正好有大队人马进入朱雀大街,人仰马嘶,薛白转头去看,并未听到杜五郎的声若蚊吟。

    “有节度使回京述职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薛白驻马相看,喃喃道:“陇右将领?”

    “哎,你可少管闲事。”杜五郎忙拉过他的缰绳,“都嘱咐你了,莫再惹麻烦,让我们安心备考,明年当进士。”

    薛白已然看懂了是何人回京,随他拉着马,转回长寿坊。

    柳湘君正带着几个女儿坐在前院绣花,抬头见他们回来,连忙关切地迎上去。薛白依旧是含笑应对,礼貌中带着些生疏,反而是杜五郎很热情,扶着她坐下,与她聊起天来。

    “伯母安心便是,我与薛白如今都是入了圣人的眼的,轻易谁能动我们啊?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,每次听你们入了狱,老身这心里总是忐忑。”

    杜五郎耐心宽慰着。

    偶然间目光落处,薛三娘坐在一旁娴静地绣花,绣的是幅逗猫图,他便猜是否因他带她到杜宅看猫了。

    这种彼此间小小的心思挠得他总是牵挂……达奚盈盈对他而言,却实在有些太过刺激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,我便与薛白去见了裴公。”杜五郎吞吞吐吐道,“哦。还有一件事,裴家小娘子没看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惜,我好不容易才没让她看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果然把薛三娘逗笑了。

    杜五郎正想再说些什么,柳湘君已抬头向门口看去,他一转头,却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煞……女郎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薛宅西后院独门独户,颇为清静。

    青岚很会持家,不仅将院落拾掇得很清爽,每次薛白来,都会很勤快地给他更衣。

    “郎君好像又长高了些。”

    少女踮脚比了比,正好对视到薛白的眼睛,登时害羞。

    其后又觉得有何好羞人的?都一起在缸里待过。

    “杜伯父要复官了,到时会摆个家宴。我们一道赴宴,在杜宅待一晚,次日去踏青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青岚眼睛一亮,“那我准备礼物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薛白的花销都是她在管,既可说是大婢的职责,也可说是主母的管家权,她一向很尽心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个方法,或可以让你立大功,脱贱入良,需要你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青岚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十多年了,她已很久没有想过脱贱入良之事,反而有些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,可如今许多人都逃户卖身呢,奴婢不用入良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丁男逃税,你不同。哪有人喜欢当贱籍,往后连子孙都是贱籍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怕,我牵扯到大案,身份若传出去,会给郎君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总要面对的。”

    青岚脸一红,越来越红,低下眼帘,小声道:“郎君,想要青岚当侍妾吗?”

    “等你入良了,你便可有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郎君。”青岚抬起头,眼睛亮亮的,“你可不可以,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有人一脚将门踹开,两人转头看去,只见是皎奴站在门边,后面则是薛家人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贼子,白日躲在屋子里玩婢。”

    “与你有何干系?”青岚在薛白面前羞涩,反而不怕皎奴,叉着腰道:“我是郎君的婢女,你又是谁?凭何跑到我们家中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皎奴目光一扫,见这青岚脸上红通通的,白嫩了许多,身上穿得织锦,手里戴了个银镯……不由恼怒。

    她在道观里过清淡如水的日子,反倒是小门小户的女婢活成了小娘子?

    “野婢,再嚣张,撕烂你的嘴。”皎奴清叱一声,道:“还有你,十七娘让我告诉你一声,启玄真人云游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青岚当即住口,躲到薛白身后,不与皎奴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薛白道:“不知启玄真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皎奴十分倨傲,双手抱臂,仰了仰头,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走开两步,她犹气不过,回身一指,骂道:“贼子,亏十七娘特意跑回家替你求情,受人奚落,你倒好,出来几日了一声谢也没有,躲在家中玩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五郎在一旁看着,颇为震惊,其后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“难怪薛白说男儿当自重,否则便要招惹这样那样的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辅兴坊西南隅的巷曲中,少年牵马而行,看向前方的玉真观,恰见侧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一名丰神俊逸、气质清朗的中年男子牵马而出。

    “摩诘先生?”

    “薛白?”

    巧遇的两人对视了一眼,王维抬手,问道:“共饮?”

    “固所愿也。”

    穿过巷子,两人都没有说话,直到在酒楼雅间坐下,王维方才道:“近来,听说了你许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让摩诘先生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武康成死了。”

    薛白沉默。

    他答应过武康成,会救其出狱……当时定计陷害吉温,薛白与李林甫说收买武康成,用其为眼线。但没想到的是,反而是东宫去灭了口。

    陇右死士,四镇节度使,这才是东宫最在意的事。

    “萧关逢候骑,都护在燕然。”王维喃喃道:“都护早不在了,候骑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其中详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并非怪你。”王维摆了摆手,“有你无你,朝局倾轧总会死人。今日共饮,我依旧是想劝你。”

    “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王维正要开口,却又想到自己这番模样、岂好劝旁人别攀附权势。

    目光相对,薛白已明白王维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端起酒杯,敬了王维一杯。

    “摩诘先生之意,我明白。可我们不同,先生出身于太原王氏,门第显赫,天赋高卓,才华无双。令尊官居四品,先生若欲立事业,门荫、举荐、科举皆可选择,之所以争状元,因为这一身才华就该是状元。你从一开始,就已达到天下无数人汲汲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王维苦笑,饮尽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薛白道:“我不同,我几番从死地里侥幸逃出一条命来,攀附权贵、在泥潭里打滚,做的都是让先生看不入眼的脏事,为的不过是能得到你生来就有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受教了。”王维道,“我素来知晓自己这辈子过得太顺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薛白并非在辩解,反而是在激励他,不由再次苦笑摇头,饮酒。

    两人颇有默契,不再谈这些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今日都是来找女冠的。

    “先生官任库部。”薛白问道:“可是兵部库部司?管理武库?”

    “寄禄官,无实权。你不必计算到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不欲上进?”

    王维闻言讶然,其后神色愈显宁静淡泊,连方才的怅惘也消散了,反问道:“你可知旁人如何称呼我?”

    薛白微微一滞,应道:“诗佛?”

    他方知今日荒唐了,平时带着旁人求上进也就罢了,竟是游说到诗佛面前来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