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帝书阁 >武侠修真 >我为长生仙 > 赴红尘 第213章 见红尘人间佛道苍生,九鼎合一!(三更求月票)
我的书架 | 加入书架 | 举报章节错误 | 返回书页

我为长生仙-赴红尘 第213章 见红尘人间佛道苍生,九鼎合一!(三更求月票)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阎ZK 书名:我为长生仙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大帝书阁)www.ddsk.org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这是最后的一国一州之城的人道气运,其人道诸器被李翟派遣的军队高手送来到了京城当中,皆排放在了齐无惑的身边,等待这个道人铸造完成最后一鼎,即以这神通玄妙,铸造此第九座鼎,补全大阵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些精锐的铁骑和战将们,将这代表着人间一统最后之仪轨一环的关键材料送来之前,却是有一位新的客人到来了。

    是佛前金蝉。

    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兼具有佛前听法之傲慢,佛心佛性之通透,以及金蝉凶兽之野性,第二次见面的时候,他退去了原本的傲慢,身上拥有了践行佛法,行道者的坚定和执着,只是还存在有对于佛法应验的过分欣喜。

    这是第三次见面了。

    他灰头垢面,已是狼藉,眼底失去了往日的骄纵和神光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郁至于极限的悲怆。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了啊,道长。”

    佛前金蝉的声音低沉而疲惫。

    他似乎已经经历了整个人世间最为悲苦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经历的分量沉重而有力,哪怕是佛前金蝉,也感觉到了自心神而诞生出的疲惫和哀伤,道人给他倒了一杯茶,然后两个人仍旧是坐在了那一颗老树之下,谈论着往事。

    僧人疲惫,道人已老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一次,你的故事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道人端着茶,嗓音温和。

    佛前金蝉的眼底闪过一丝涟漪,双手合拢着茶,缓声开口,讲述着这一段故事。

    他立下三大誓约。

    针对贪财,好杀,淫欲。

    贪财者被他劝说,放弃了偷窃,转而以自己的下半生为苍生恕罪。

    愿终此一生清贫。

    好杀好斗者最终在受害者面前痛哭流涕,拔剑自尽,最终斩杀的最后一个人是自己,却也是断绝了自己的杀戮暴虐。

    最终,他去寻找到了最美艳也最危险的女子。

    以佛法劝导,以佛理开解,知道那女子过去的故事,却也帮助她化解了心结,这一切皆没有动用任何的佛法神通,甚至于连所谓的他心通,漏尽通都不曾运用,而是单纯的,任何一个觉悟者都可以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那位花魁一开始嘲弄,到了最后希望得到这僧人之心,这是佛前金蝉,是佛门的高僧大德,面容端丽,气质纯粹安宁,又有普渡苍生的宏愿,对于任何坠入泥泞中的人来说,这样的存在都如同光一样。

    遇到如此美好的存在,坠下的生灵只会有两个。

    死死抓住,或者将他也拉坠泥泞之中。

    看着如此的圣僧沉沦于诸苦痛欲望,不可轮转,对于本身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沉沦诸苦欲望的人们来说,甚至于有一种毁灭般的快乐。

    花魁在一开始,就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色诱,威逼,利用,甚至于不惜脱去衣衫,露出婀娜身姿钻入僧人怀中。

    可是自始至终,这个僧人只是用一种悲悯而温和的目光注视着她,如是者不知道多少次,多少年,甚至于有一次遇到了生死危机,这位国中最美的花魁少女方才展露心声,自小被父母卖掉还钱,这世上并无人爱她。

    父母爱她,爱的是钱财;民众爱她,爱的是容貌。

    达官贵人乃是于修行者,爱的是她的肉体。

    那时候僧人背着她走过月色,道:“贫僧可以爱你。”

    僧人的眼神宽宏而慈悲,温醇诚挚。

    真修行者,有对苍生之爱。

    自从认识了这个僧人之后,绝美无双的少女再也不曾做过花魁般的事情,有一日醉酒之后,明月在天,落于河流之上。穿着白衣的僧人盘膝坐于船上,看着少女倾城一舞,旋即轻轻在僧人脸颊上留下一点吻痕。

    僧人成功了。

    他让自小生长于诸背叛环境之中少女明悟了何为爱人,何为爱自己。

    齐无惑端着茶,听僧人讲述这个故事,眸子微垂,道:

    “那么,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之后,天下大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不能够说是天下大乱,应该是威武王的兵锋终于扫来了,要将这个充斥着恶人,背叛,以及最后乱军的地方扫平,而在这样的压力之下,贫僧所作所为,渡化那里的人,引来了那城主的困杀。”

    “我将佛法逼出去,化作了舍利子,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佛前金蝉的脸上浮现出了明显的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十七年前,那自傲而轻慢,却又虔诚而热烈的僧人所作所为,是对自己的佛法有着无上的信心,却如同一剑劈斩,最终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身躯颤抖着,最终却还是平静下来,道:“那城主也有修为,其修为的境界,甚至于可以说一声不弱,贫僧自废功力,被其囚禁,我那时候甚至于还是充满自信,我要以我之死去渡化这个城池之人,遵循佛法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正如道长你所说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当我说我要普渡苍生,验证佛法的时候,就已经是在俯瞰着他们了,贫僧在试探人性的隐微幽暗之处,却不曾想过,我会被人心人性的光明之处灼伤双目。”

    “她救了我,她答应了城主要求她陪他一夜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却也没有违背她对我的承诺,她穿着干净的衣裳,用匕首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她说,她也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不该是这样的,我本来该有无上的修为,我本来该是佛前金蝉,我本来只是需要抬抬手指,就可以解决这一切,凡人的悲欢离合,本来该离我很远很远才是。”

    佛前金蝉身躯颤抖。

    骄傲的僧人终于被这在他的眼中,极恶极悲极可怜悲悯的人拯救了。

    这样光芒的佛性,这样纯粹的人性,击碎了金蝉心中的骄傲,留下的却是犹如手掌拂过极快的刀锋之后,绵延不绝的细微痛苦。

    金蝉双目垂下来了,他神色痛苦,道:

    “可是,我所说的,贫僧可以爱她,只是因为,贫僧修行佛法,贫僧爱着世间一切苍生,而她,只是苍生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最后说爱我,却只是因为,我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两者的分量,并不对等,并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不该是这样的,不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在那时候,从牢狱之中出来的僧人遍体鳞伤,却抱着穿着白衣自尽的女子,痛苦嚎哭长啸,彼时大雨雪,才不过数日之后,威武王的兵锋踏破这城池,长枪所及,锋芒无比,僧人心中竟然生出痛苦之心,怨愤之心。

    怨这威武王的兵锋为何不早来?

    他用一枚白玉,用佛门的繁复仪轨,封住了那女子的身躯,背着棺材一步一步走去寻找诸佛,希望诸佛可以渡她入佛国之中,最终却被诸佛所背弃,他们见到他失去了修为,佛光澄澈,只是说:“卑劣女子,是下下乘之身,污浊不净,不可入佛国。”

    金色佛光离去,澄澈光明,佛前金蝉大笑长哭,白玉散开,仪轨无用。

    他的僧袍不复干净了,脚下是泥泞,僧袍上面沾染着血。

    在大雨之下,他用双手掘开了一个墓葬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将她葬在月色下的草原。

    然后踉踉跄跄,一步一步,行走人间,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僧人端着茶,询问道:“道长,佛法在何处呢?佛法无量,平等一切苍生,可为何又说不可接触女子,佛法无量,平等一切苍生,可诸宏愿之中,为何有【女转男身】,【为王臣女】【或为帝王】这样的报答?”

    “由此宏愿,不也已经证明,佛眼中的苍生并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在佛前金蝉询问齐无惑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九座石碑之上,以道为中心,两侧各自都有四座石碑,其中丘在一座石碑之上留下了许多的文字传承,而此刻,在道之中心另一侧,九座石碑唯一一座空白的石碑,却泛起了无数涟漪,似乎化作流光。

    澄澈纯粹,慈悲无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答应下来,便可以让此石碑凝固传承。

    九碑的最后一座完成。

    可是,这双鬓斑白的道人顿了顿,却是回答道:“贫道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道友觉得,什么是佛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疲惫的僧人温和笑了笑,道:“还是如同十七年前说的那样是吗?”

    “贫僧会再度前去人间走一走的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,是我佛西来,要传法于人间。

    第二次,渡化诸恶,舍弃修为,以法理渡化苍生。

    道人询问道:“这一次,道友要去见什么?”

    这僧人疲惫,佛前金蝉眸光扫过了那边的燃灯道人,轻声道:“第三次入尘世,贫僧只是众生,自众生中来,也将会回到众生中去,谈论什么渡化呢?因为苍生心中便是有佛,贫僧此番要去人间,去见万佛诸相。”

    “也想要回答她的问题……一十七年之后,贫僧会再回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那时候,我可以明白。”

    于是第九座石碑上的佛法涟漪还是散尽了。

    齐无惑目送金蝉离开,他感觉到,自第一次自己靠着御境的境界拦截了他,从那一次轮佛论道开始,佛前金蝉的命格和道路似乎就已经隐隐然有些偏移了,齐无惑忽而想起来当年的另一个约定。

    他又一次去寻找到了药师琉璃光如来转世身。

    那曾经少年的转世身,现在也已经是三十多岁的男子,脸上带着疲惫,但是见到了齐无惑来到这里,还是热情地招待着他,道人再度询问道:“伱觉得,现在的人生,如何?”

    【明】想了想,认真回答道:“父母已经逐渐老迈,但是幸亏不曾有过伤病,还可孝顺高堂,孩子虽然顽皮,却也天真可爱,渐渐长大,妻子年少相知,两小无猜,自然还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有疲惫,也还很认真地活着。

    道人询问他的佛珠还在吗?

    【明】顿了顿,眸光温和,看着奔跑的孩子回答道:“孩子玩耍着呢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有三个孩子,最年幼者还不到十岁,是最为活泼乱动最是顽皮的时候。

    齐无惑起身告辞的时候,已经三十四岁的【明】送他出了村子,看着鬓角斑白的道人,还是忍不住询问道:“老道长,您询问我这样的问题,是为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就当做是和故人的约定吧。”

    道人温和笑了笑,今日下雨,他撑着一把青色竹伞,走入了烟雨朦胧之中,语气平和:

    “十七年后,贫道再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药师琉璃光如来的转世身【明】看着他远去,心中还是有些不解,想了想,父母的身体不大好,要煎药;长子也已经到了谈婚事的年岁,幼子却还是顽皮,妻子的身子似乎有些虚弱了,得要好好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脚步匆匆走入红尘;在他背后,佛前金蝉恰好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的脚步一顿,都似乎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九碑之前,人道气运流转,御清之树隐隐晃动,似乎有花盛开,可是今日好大雨,男子忙着家人的事情,金蝉垂眸想着人间,一个步履匆匆,走入红尘,一个脚步疲惫,丈量人间。

    于是那花尚未开放,终于还是散开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佛何在,道慵懒,儒家行走于列国。

    威武王李翟的兵锋调转回拨。

    约定最后一个一十七年之约。

    唯道人回到了守藏室之处,诸多人道之器已经摆放在前面了,周围有着披坚执锐的甲士,最初的那位侍卫已经不在了,而年已过去五十岁,眉宇平和,积威甚重的李威凤站在前面,他保养得很好,须发却也还是见到了银丝。

    轻声道:“有劳夫子了。”

    道人平和颔首。

    他走在了这人道诸器之前,袖袍一拂,无数的器物升腾而起,不见任何的其余玄奇手段,就已经化作了一座古朴巍峨的鼎,这鼎出现,就已经吸引了一道道的目光。

    所有修行人道气运的人,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就连伏羲目光都落下。

    代表着社令体系,地祇体系,城隍体系,以及人间气运的最终契合。

    这是这个时代,自上而下,无数人拼命了这么多年,才完成的,属于他们这个时代每一个人的仪轨,河图洛书已经推演了无数次,道人的手指轻轻抵着这最后一座九鼎,道:“去吧,去吧。”

    刹那之间,这最后一座九鼎化作流光,飞向天空,浮现在最后一处阵法节点的地方,旋即大放光芒,猛然落下,契合于最后一个阵法位。

    整个人世间都仿佛凝滞了。

    一切苍生,万物的吐息,风,云,交谈,论道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个时候停止住,人道气运的流转停了下来,就连河流都不再奔涌,仿佛一切皆是成为了幕布,都在等待着期许着这人间界自己仪轨的最后一步,彻底完成。

    今日,

    九鼎归一!

    三更求月票啊,安详沉睡而去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