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年代:炮灰长姐带妹逆袭-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一章 李大舅受伤(2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六月浩雪 书名:重生年代:炮灰长姐带妹逆袭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大帝书阁)www.ddsk.org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在去医院的路上,田韶问了三魁:“大舅是怎么受伤的,伤得有多重?”

    若只是一般的伤大舅肯定舍不得去医院的,毕竟进了医院就得花钱。乡下人勤俭惯了,哪舍得花这个钱。

    三魁红着眼眶说道:“我不知道,三丫过来跟我说爹受伤了,我得了消息就跑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以前也跟李大舅去打过猎,一点小伤不至于送到医院来的。三魁知道自己的能耐,加上自己的钱也都在田韶这儿,所以就跑过来找她。

    两人急急忙忙赶到医院,然后发现李大舅去了抢救室。在抢救室外,田韶看到了哭成泪人的大舅母以及抱着头一脸悔恨的李二奎。

    田韶焦急地问道:“大舅母,怎么回事,大舅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?”

    虽然没见到人,但能送进急救室肯定是大问题了。

    大舅母哭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李二奎敲打着自己的头,哭着说道:“是我的错,我害了爹,是我害了爹。”

    经过田韶耐心的盘问才知道,原来李二奎知道妻子陈艳生了去意,就想着若是学会打猎。他认为只要学会了打猎能让家里日子重新好过起来,陈艳就不会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李大舅知道,打猎最忌心浮气躁就压了他一段时间。现在看他心情平复下来,这才带他进了深山。没想到运气就那么背,竟然碰到了两只野猪。

    两只成年野猪的杀伤力也很大,李大舅带着李二奎爬上树避开他们。结果李二奎跟失心疯似的,竟然搭箭射了其中一只野猪。虽然他这段时间在家日日训练,但训练以及实战是有区别的,那射就擦伤了其中一头野猪。

    李大舅狩猎经验丰富,见此情形立即放了一枪打中了一头野猪的后腿。这下彻底激怒了剩下的那头野猪,那野猪疯狂地撞击着两人所在的大树。

    李大舅又放了两枪,但因为树摇晃的厉害失了准头没打中。而李二奎,因为太过惧怕在野猪的又一次强烈的撞击中从树上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一掉地上,那头野猪就冲过去撕咬他。

    李大舅见了,立即下数救李二奎。然后在搏斗的过程之中,李大舅凭借着几十年狩猎经验最后将这头野猪杀了。

    就在李二奎松了一口的时候,那头被猎枪打伤的野猪突然冲过来,将李大舅扑倒在地撕咬起来。李二奎虽然恐惧但看着李大舅命在旦夕,他还是拿起刀将野猪捅死了。只是,李大舅也因为受伤过重晕倒了。

    三魁知道她是罪魁祸首,气得一拳打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田韶拉住三魁,见他还要打怒斥呵斥道:“若是大舅看到你们兄弟相残,等他从抢救室里出来怕是会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三魁满脸是泪地说道:“表姐,我希望爹能出来打断我的腿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在害怕,害怕李大舅就这么去了,毕竟进了里面就意味着生死难料了。他后悔了,早知道会有今日的事,他当日就该将钱都拿出来,这样爹也不会受伤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三魁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。

    田韶自然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她摇头说道:“你放心吧,大舅之前可是说了,等我考中大学他要要坐上席呢!大舅向来说话算话,我相信他这次也不会食言。”

    三魁一边擦眼泪一边道:“表姐你说得对,爹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刻多钟,田大林跟李桂花两人来了。两人当时有事并不在田家村,等办完事回来才知道李大舅受伤送到医院,两人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桂花抓着田韶的胳膊问道:“大丫,怎么回事?你大舅怎么会受伤呢?”

    田韶言简意赅地说道:“被野猪咬伤的。”

    至于中间的过程全都省略掉了,现在责骂甚至痛打李二奎都于事无补。等大舅安全走出抢救室,到时候再算账不迟。

    李桂花哭了起来:“怎么会这样啊?以前总进山打猎都没事,怎么现在反而出事了呢?”

    她在山里长大的,哪能不知道狩猎的凶险。自分家以后,李桂花就一直跟李大舅说让他别再进深山打猎了,太危险了。而这一年多,李大舅也确实很少进深山打猎。

    田韶将她扶到长椅上坐下,轻声说道:“娘你别哭,我相信大舅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但抢救室的门还没打开,众人的心情越来越沉重,因为时间越长代表越危险。而田韶看着护士拿着血浆进去的时候,心更是提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李桂花想去抓护士的胳膊询问情况,田韶眼疾手快将她拦下了:“娘,她们现在在救大舅,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的。”

    有的时候,可能就这几秒决定生死了。

    这护士诧异地看了一眼田韶,然后疾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田韶看了下手表,五点半了。她从挎包里拿了钱跟粮票给三丫,说道:“你去食堂内买些吃的来,不拘什么能填饱肚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饭菜买回来了,可众人都忧心李大舅的伤势都说不吃。田韶也没胃口,但她还是逼迫自己吃了半铝盒饭,吃完后说道:“你们赶紧吃,吃完了才有精神照顾大舅。”

    除了大舅母跟李二奎,其他人听到这话都拿了饭去吃,哪怕食不知味也都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六点半抢救室的大门才打开,众人蜂拥而上。田韶没有跟着凑上去,而是问了跟着一起走出来的医生:“医生、医生我大舅是不是脱离了危险?”

    医生神色疲惫地摇头说道:“他肋骨断了三根,右胳膊的骨头更是被咬断了一根,身上也多处被咬伤,最致命的是胸腔受到剧烈撞击出了血。手术很顺利,接下来就看他自己了,三天之内能醒过来就度过了危险期。”

    田韶听到这话诧异地看了一眼医生,不确定地问道:“你说我大舅胸腔内出血?”

    “对,胸腔内出血,幸亏送得及时,若再晚来半天谁也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全身都被裹着的李大舅,她很担心地问道:“医生,我大舅这个样子推回病房,伤口很可能会感染的。”

    医生说道:“我们会给他挂水吗,不过能否熬过来就看他的体质与求生欲望了。”

    田韶明白了,现在医术没以后发达,做伤得这么重能否活下来完全靠病人自己了。她心情很低落也没精神再继续问了,跟着去了病房。

    7017k